『Things could happen, but I hope, not on me…』.

 IMG_5545  

深夜巴士站,在智利的Calama。

他,當著我的面把我的包包給偷了!!

儘管事發的當下僅有那幾秒鐘,1秒,2秒,3秒… 我的包包憑空消失在眼前。

但接下來的每一分鐘,那個恐怖場景不斷重複。

 

就像寄生蟲般鑽進我的腦迴,填滿所有思考。我必須用剩下的57秒去不斷創造案發場景的那三秒鐘。

我的手在發抖,我的心在懊悔,我的意識在枯萎…

 

Calama –毒梟搶犯充斥的都市

 

11/30,是我們進入祕魯前待在智利的最後一晚。

就像尋常背包客一樣,我們並不打算被裝進舒適的空中冷房,眼睛閉上起降,然後到達。

而是選擇搭上從San Pedro Atacama 出發,中轉Calama,再前往邊境都市Arica的長途跨夜巴士。

 

儘管先前已經有過無數次的中途巴士轉站經驗,但這次的轉車卻不太尋常。

一般買好的”多個都市”轉站夜巴,只要是同一個巴士公司承接,都會讓旅客待在車上,等待中轉都市的乘客上車。

 

但在Calama這都市卻不太相同。深夜9點鐘我們在Calama被放下,並被要求全數下車到Bus Station等待同一間公司的另一個班車。

於是我下車背上大包,一心想著把自己疲憊的身軀放進Bus Station作休息。

正走到站前的轉彎處,忽然間有一團”飛濺的白色濃稠液體”往我左側臉上飛來,在天空黑幕的覆蓋之下,無法閃躲我全然接中。

 

憤怒同時,我的大腦閃過先前在網路上搜尋到的相關案例,心想 : 「難道是傳說中的臭水黨? 我真的要遇到了嗎…」。

但那時我並不匆忙,反倒是自認熟知臭水黨的一貫伎倆:『當人被臭水濺濕時,會習慣性想找廁所作擦拭,當走進廁所把包包放下脫去外衣的同時,此時廁所的臭水同夥就準備行搶或偷,到時你已無招架之力。

然則聰明的你也許知道此刻不能前往廁所,但那時也會有外表看似慈祥的年長者或是”好”心人用假意的關心不斷想拉你去廁所,這時你也許會被他迷惑,請切記別進入廁所!』

於是我忍著身上的髒臭,像個大蝸牛般用百米的速度跑進巴士站。

 

一進入站裡,看見許多類似”旅客”的人散落在其間,或躺或坐。我們只好站在門口旁卸下大包等候。

就在這時看見有一位女士把包包丟在一旁恣意的坐下拿手機滑動。好像可以完全沉浸其中…這個動作,完完全全把我倆給鬆懈了,誤以為這個5坪大的空間可比擬隔絕室外的堡壘。

但畢竟身體左側被白色汁液染滿的我很難不引起注意,在承受不住和正前方兩位婆婆詭異眼神四目相對的情況下,我請Titi 用衛生紙幫我擦去這噁心並結塊的白色汁液,口中不斷念著「千萬別去廁所,別去廁所,廁所…」

 

心理戰的攻防正不斷消弱我倆的意識力,判斷力…

 

儘管我眼睛環顧四周,看見的是站內一片安靜祥和。但意識的戰爭使我幾近崩潰。

我不願提起,也不願再想起接下來的那三秒鐘。但我必須承認這一定是本世紀魔術師的傑作。

 

第一秒 : 我放下了我的包,因為我想要脫下外衣做更深度的清潔。

第二秒 : 在車站門口(我們站的位置旁邊)突然有一男子,拍我肩說了幾句我聽不懂的西班牙話,這時我的想法認為 :「他一定是想告訴我哪裡有廁所!」

第三秒 : 「No,No,No」我們的戒備心完全被關在與他對話的牢籠。

第四秒回頭,我的包已消失在世界的盡頭…

 

無聲無息,早在一開始被潑水的瞬間,臭水黨的同夥已在車站內等候,是背著小包的旅客? 或是坐在地板上的年輕人? 還是老奶奶亦是集團內的同夥?

直到現在那畫面,日日夜夜依然徘徊在我的腦海中…

 

後續:

東西被偷後,我們馬上受到站內很熱心的智利人幫助,帶著我穿梭在Calama市龍蛇混雜的大街小巷中,最後還幫我們做了很多之後的規劃與善後。

我真的很感謝他,因為沒有他的幫助,我們可能再也提不起旅行的勇氣,也無法把這篇字字椎心的駭人經過分享給你我。

希望看完這篇文章的人,別因著害怕而不敢來南美洲。

因為那個好心的智利人曾對我說 :「就算我是智利人,我們也都害怕被偷,今天很抱歉我們智利人對你這麼做。 但事情發生了,要做的是面對他而不是恐懼他,因為長期生活在這的我們也都這麼做…」

 

切記:

對窮遊的背包客來說,最重要的東西是進出入各國的那本Passport,和一張可以領錢急用的信用卡 / 提款卡。 如果可以的話,請把他們放在自己最貼身隱密的囊袋之中。

 

下一篇 : 失竊以後,重辦護照所遇到的3位天使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our4U達人私筆記 的頭像
Tour4U達人私筆記

Tour4U 玩島達人

Tour4U達人私筆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